首页> 钢市动态>文章正文

美国汽车回收行业年产值700亿美元,但国内拆解业主要利润来自卖废钢

  本报2月28日、29日刊发的《国字号汽车拆解企业缘何产能空放》、《报废车“变身”上路》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今年上海两会期间,民革市委曾提交《关于规范废旧汽车回收拆解行业管理的建议》提案,其主要撰写人何卫国日前致信本报记者表示,废旧汽车拆解再利用在发达国家已经是成熟的产业,要改变国内废旧汽车回收行业的混乱现状,归根到底要引进国外先进经验,建立开放的市场竞争环境,为废旧汽车找到“绿色赢利点”。

  报废汽车当废旧钢铁卖

  拆掉车轮、车窗及“五大总成”,卸下车门,压扁车身,一辆辆仅剩钢铁骨骼的报废汽车,被拆车工人码上卡车;废旧车座、雨刮、脚踏板等零散部件则被堆置在角落……这是上海废旧汽车回收企业最常见的场景。

  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拆解报废汽车企业的主要利润来自于出售车体钢材。当前废旧钢材的市场价格大约在3000元/吨左右,而一般回收企业收购废旧汽车按照800-1200元/吨支付,利润差价大约2000元/吨,平均一辆报废汽车净赚两三千。

  但在发达国家,废旧汽车拆解的主要利润来自于钢材和零部件的再利用。据介绍,在德国,平均每辆报废车自重85%的部件要求被回收,其中80%要作为汽车材料或零部件再利用;在美国,汽车行业制定的《未来报废汽车回收利用指南》明确规定,报废汽车的回收利用率到2020年要达到95%,“美国废旧物资回收再制造业产值在2009年已突破2000亿美元,其中汽车行业占了三分之一,也就是近700亿美元。”

  通过政策鼓励回收创新

  技术力量薄弱是国内拆解企业“不上大雅之堂”的关键。何卫国告诉记者,当前我国汽车拆解企业数量多、规模小、机械化程度低;多数民营拆解企业没有机械化的拆车流水线,也缺少拆解后的分类回收系统,很多具有价值的可回收资源都没能发挥应有的价值。

  “越是资源匮乏的国家,越是注重通过科技创新提高资源回收利用率。”何卫国告诉记者,日本是世界上废旧汽车拆解回收技术最先进、行业发展最完善的国家之一,法律规定了回收企业的责任,明确了再利用企业必须达到的生产标准,新车的生产厂家使用再利用零部件时还必须按照标准对再利用部件进行严格检测。

  他在提案中建议,通过政策优惠等手段,鼓励甚至补贴汽车回收拆解企业从事科技创新,对零部件回收进行技术研发,“应当组织我国汽车回收拆解企业和技术研发机构向发达国家学习经验,广泛开展技术交流,积极引入先进的回收拆解设备与技术,从而提高我国废旧汽车资源的利用率,降低废旧汽车对环境的污染。”

  需要确立消费者责任

  何卫国认为,开放废旧汽车回收拆解市场,利用市场机制调节废旧汽车回收行业,是发展国内废旧汽车回收再制造业的关键。“这一点美国做得最好,回收行业采取了完全市场化的运作方式。”他介绍,全美不但有1.2万多家汽车拆解企业,还有2万多家零部件回收再制造企业。

  但与一般行业不同,废旧物资回收再制造行业的繁荣,需要每一个消费者的全力配合。律师出身的何卫国介绍,在日本,汽车消费者需要交纳“回收利用费”,包括汽车破碎残渣、安全气囊费、氟利昂处理费、资金管理费和信息管理费等。日本汽车回收再利用促进中心受国家委托,征收并严格管理该笔费用,用于车辆报废后的回收再利用。

  “日本在2002年就颁布了《汽车再利用法》,为汽车的循环再利用提供了法律保证。德国的《废旧车辆处理法规》则规定,车主必须将报废车辆委托给合法的汽车回收站进行报废处理,违者将被处以数万欧元的高额罚款。我们也需要改变现在模糊的汽车报废规定,更应当在适当的时机鼓励甚至确立消费者责任。”

  本报见习记者 李上涛